分散建于弹子石、龙门浩一带的格局

2020-11-03 00:35

据史料记载,早在国民政府1937年11月20日正式发布迁都重庆办公宣言之前,一些国家的驻华大使馆即相继派出参赞、代办及秘书等赴重庆寻觅馆址。1938年1月19日,苏联新任驻华大使奥莱斯基等由汉口乘机抵渝,并于1月23日向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呈递国书,此乃抗战时期第一个抵达重庆并呈递国书的外国驻华大使。之后,美国、英国、法国等国的驻华大使、公使等相继抵渝,驻华使馆等相继迁到重庆或在渝新建。

(责任编辑:西西)

在这些建筑群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?在那个风雨飘摇的时代,它们又如何见证着重庆的外交史?日前,记者走近这片旧址群。

据史料记载,不少国外驻华机构来到重庆后,进一步开埠通商。对此,市设计院建筑文化研究室主任舒莺表示,这种行为间接地刺激了当时重庆尤其是长江南岸一带的经济、文化发展,比如从当时的建筑来看,表现就非常明显,这个时期重庆建筑的“摩登”程度号称西南第一。

在渝中区枇杷山正街路口,有一栋青灰色的洋房,精致的亭阁、浪漫的拱形窗、罗马柱、石雕……这个有着欧式风格的建筑,如今是市第三人民医院办公楼,每天有很多人在这里进进出出,但却很少有人知道,它曾是抗战时期的苏联大使馆。

其实,像这样的同盟国驻渝外交机构旧址在重庆还有很多。近日,同盟国驻渝外交机构旧址群晋升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据悉,同盟国驻渝外交机构旧址群集中分布于重庆市渝中区和南岸区,包含苏联大使馆旧址等13处同盟国驻渝外交机构旧址(详见图表)。

“长江南岸的南山和城区隔江相望,地势隐蔽险要,防空条件较好。”舒莺认为,因为这一点,苏、英、法等国的使领馆、兵营、洋行、俱乐部、别墅以及外籍职员住所、国民政府的一些重要机构等都建于此,形成了以南山为中心,分散建于弹子石、龙门浩一带的格局,同时,它们与蒋介石等国民党军政要员的官邸相呼应,使得南岸这一片区在抗战时期繁盛一时。

;